新聞資訊

NEWS INFORMATION

我與龍泉寶劍的情緣
來源: | 作者:lqshenfeng | 發布時間: 1754天前 | 445 次浏覽 | 分享到:
1968年,我出生在龍泉市查田鎮石隆村,13歲小學肄業到生産隊放牛。14歲的一天,村上來了個做篾師傅,他有一把龍泉寶劍,每天早晚都要拔出來舞上一番。在我們看來,他的劍術簡直出神入化,特别是那把寶劍,更是讓我夢寐以求。擁有一把真正的龍泉寶劍,成了我少年時代遙不可及的美麗夢想,在我心裡烙下深深印記。


放牛娃的寶劍夢

       1968年,我出生在龍泉市查田鎮石隆村,13歲小學肄業到生産隊放牛。14歲的一天,村上來了個做篾師傅,他有一把龍泉寶劍,每天早晚都要拔出來舞上一番。在我們看來,他的劍術簡直出神入化,特别是那把寶劍,更是讓我夢寐以求。擁有一把真正的龍泉寶劍,成了我少年時代遙不可及的美麗夢想,在我心裡烙下深深印記。
       17歲那年,一個機緣巧合改變了我的一生。一天,村裡來了位收購木炭的老人,大家都叫他老陳。原來老陳就是龍泉鑄劍師傅陳阿金的父親,他也是來給陳阿金“物色”徒弟的。老陳一眼“相中”了我這個體格強壯、老實巴交的農村娃。我興奮了一夜,終于有機會看到更多寶劍,還能親手鑄劍了。第二天,我就挑着行李,跟着老陳來到“金字号劍鋪”,開啟了學藝生涯。
       第一次見到阿金師傅的場景至今記憶猶新:一進門,但見火花四濺,火光耀眼,火爐前的阿金師傅,赤裸上身,有節奏地揮舞着手中的鐵錘……讓我油然而生崇拜,心中暗暗種下“必須學有所成”的種子。
       剛入劍鋪時,我對一切充滿好奇。起初,師傅叫我反複拆裝寶劍,熟悉它的每個組成部分和每一個組裝細節,之後才開始教我在火爐前拿大錘。學徒的日子,簡單而艱苦,有時一心專注在一把又一把寶劍上,餓得肚子痛了才想起忘了吃飯;手上幾乎每天都有新的水泡,一直到布滿老繭,再也長不出新的水泡。
       在阿金師傅手把手的指點下,我的寶劍鍛制技藝提高很快。在掌握了一定的技藝後,我開始配合師傅一起制劍,其中“百壽重劍”、“福壽龍泉劍”等屢獲獎項……到師傅覺得我的技藝已經成熟,鍛制寶劍有了自己的創意和風格,才建議我獨立發展。于是,我創辦了“古劍”作坊。

創業的艱難

       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我創業剛開始,生意很冷清。我經常望着那些寶劍,為它的銷路發愁。後來,事情突然有了轉機。原龍泉林化廠擴大改造工程,從外地請來了一批安裝工人。起初,兩名工人來作坊裡買走了兩把寶劍,後來不僅所有的工人都來買,還推薦親朋好友來買。生意一時間判若兩樣讓我始料不及,也讓嘗到甜頭的我更加堅定了鍛制質量更精良的寶劍的決心。
       創業的艱難,現在回憶起來仍曆曆在目。當時,廠裡十多個工人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,鍛制寶劍的每一道工序,都要我手把手教,既當老闆又當師傅,難免疲憊。有一次,我教工人如何鋸料時,一不小心鋸傷了自己的兩個手指頭,鮮血直流,雖然隻傷到皮肉,但傷疤留到了現在。
       如果說創辦“古劍”作坊是為了生存,那麼我萌發發展和繼承龍泉寶劍事業的遠大理想則是1998年之後的事。1998年,我購買了青瓷寶劍苑200平方米地基,擁有了集店面、廠房和住宅于一體的房子。2001年,我創辦“龍泉市家興寶劍廠”,後因研究鍛制“乾隆神鋒寶劍”取得成功,更名為“龍泉神鋒刀劍廠”并同時創立“神鋒劍莊”。
       有了更好的基地,寶劍事業發展如虎添翼。我開始廢食忘寝地研發龍泉寶劍新型冶煉鍛造技術,短時間裡就成功地創作出寶劍、寶刀的新系列作品。2005年,被相關部門授予“全國重點推廣企業”等榮譽稱号;2009年,獲市委宣傳部和工商局“龍泉市誠信工商戶”稱号。

百煉花紋鋼的鍛制

       2003年,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專攻百煉花紋鋼的鍛制。技術成熟後運用到寶劍鍛制并獲得成功。這是我鑄劍生涯的一個突破。
       鍛制百煉花紋鋼是古代就有的鍛鋼工藝,其特點是将鋼反複加熱鍛打,排除鋼中夾雜物,使其組織趨于緻密,成分均勻,細化晶粒,以改善其性能,故稱“百煉成鋼”。用百煉花紋鋼鑄劍,能使劍身呈現花紋異彩,非常漂亮。然而,古代操作工藝早已失傳。
       早些年的無型号鋼,我注意到越青的鋼越好。制作時鋼和鐵含碳量的差距必須剛剛好,否則鋼與鐵之間不易融合。為了調試鋼和鐵的比例,我訪遍龍泉農村找農戶買來鐵鑄的農具,融化之後鍛打,效果比一般的生鐵要好。木炭也有講究,以雜木燒制的為佳。要選山上經暴雨沖洗沉澱的黃泥漿來把木炭浸泡成漿炭,漿炭濃淡要适宜。打造中添加木炭時間要适當。
       鍛打中,掌握火候也很重要。溫度不夠,鋼與鐵融合不牢,劍身容易留下縫紋;溫度過高,在鍛打中會碎。鑄一把劍,我一般下毛料26斤左右,煉完毛坯時,隻剩下5至6斤。經過鏟、锉、開鑿、磨砺等工序後又要去掉1斤左右。在鍛打過程中要來回上百次折疊,如果在其中有一次火候沒掌握好,就要造成報廢而前功盡棄。2005年,經過數月精心鍛制的“神鋒劍”在西部國際工藝品、禮品博覽會上獲得金獎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我在業内也逐漸站穩了腳跟。
       當前,對劍身花紋鍛制工藝的探索,仍是我主要研究的課題,其中流水紋、靈芝紋、指紋、樹心紋、羽毛紋等一系列花紋,有的已經突破并運用于制作中,有的還處于摸索實驗階段。這些年,我努力在全國範圍内找尋适合鑄劍的鋼鐵,“烏之鋼”就是新近找到的優質品種。我希望能為龍泉寶劍的鑄造開啟一個新的門徑,用新的元素、新的材料、新的藝術,給龍泉寶劍發展帶來